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人在上海 >> 正文
克劳斯.哈铁格获奖连称自豪: “我把奖牌放在保险柜里”
2013年2月16日 15:55
来源:新闻晚报记者 任文娇  
 

图像

“我非常珍视白玉兰奖,这是我在上海获得的第一个奖项。不是开玩笑,现在我把白玉兰奖杯放在上海家中的保险柜里。我认为这是对我和福斯公司很大的认可。”德国福斯油品集团远东区执行副总裁、上海“白玉兰纪念奖”获得者克劳斯.哈铁格,日前在位于嘉定区嘉绣路的福斯中国总部接受了记者专访,他谈到获奖感受时连称自豪。

初来上海
吃小笼调剂生活学太极了解中国

1996年,哈铁格被德国总公司派来上海,担任福斯上海的总经理。当时公司选址在嘉定区南翔镇静塘路附近。如今的南翔镇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工业区。但在16年前,哈铁格说,“当时的南翔完全就是一个乡下小镇,公司周围都是农田。即便是浦东,除了东方明珠,也没什么地标式的高楼。那时,陆家嘴的公路也很窄,只能容几辆自行车过去。”

至于为何公司会选择扎根嘉定南翔,哈铁格的回答很直白,“因为地价便宜,当时嘉定这边的地价要较浦东便宜;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上海市政府针对来沪投资的外企推出了一个‘两免三减半’的政策。”所谓“两免三减半”是指外资企业从获利年度起,可享受2年免征、3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待遇。

哈铁格在上海开始的新生活并不美。彼时的嘉定既没有高速,也没有环线。最令哈铁格头疼的是每天漫长的通勤时间,从市区住所到公司旧址(2009年公司迁至嘉绣路),起码1个半小时,如果碰见下雨天,就要2个小时。在公司落户嘉定初期,他几乎没有什么休闲时间。“每天起床就要出门,回家倒头就睡”。当时为数不多的调剂之一就是和公司同仁开车去南翔镇上的古猗园吃一客小笼包。

另一件让他觉得有挑战的事情,就是如何在治理公司时将中西方观念融合。中国人讲究人情味、灵活性,德国人更在意纪律性。他也承认,自己是大家印象中典型的德国人:严谨、守时、精益求精。后来为了寻求平衡之道,哈铁格还特意参加了一个讲易经、太极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培训班。

申城巨变

16年前穿中山装骑自行车16年后开小汽车用洋品牌

16年,能让一个人、一个公司、一座城市有什么变化呢?

在同事眼中,刚来上海为福斯油品集团开疆辟土的哈铁格“年轻、帅气、有冲劲,长得很像电影《飘》里面的白瑞德”。
哈铁格说,“和初到上海时相比,现在的我有更好的情绪控制能力,也更有耐心,这当然是时间的魔力使然”。他的私人司机这样告诉记者,“现在哈总的性格可以说是中西结合,既有德国式的严谨,又有中国式的幽默”。

改变的不光是他自己,记者从福斯中国总部拿到的数据显示,1997年,福斯上海还处于初始亏损经营的状态,到2000年已经开始达到年产200多吨,实现盈利200万的经营业绩。今年1-10月份,福斯上海的产值就为8亿人民币;今年前10个月,福斯公司对上海地区的税收贡献就已超过1亿人民币。“现在福斯中国(包括福斯上海和福斯营口两家分公司)是对我们集团贡献全球第三大的地区”,哈铁格告诉记者。

他还透露,福斯中国计划未来4年业务量扩大50%。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力支持。现在福斯中国上海总部95%的员工是中国籍,未来也会招收更多的员工。“现在,怎么找到最合适的员工并发挥现有员工最大的潜力,是我新的挑战。”

另外,哈铁格也见证着上海在这16年间所发生的惊人巨变,“国外一些城市要100多年才能完成的建设,上海20年就做到了。”可能有一阵子不注意,你就会发现这条路边伫立了一个新的公园,那条街边又新盖了一个居民楼。

在他眼中,16年前,上海最主流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现在满街跑着保时捷、兰博基尼和法拉利。1996年还有人在穿中山装,现在很多上海女孩儿肩上背着的都是Prada、Gucci。“我觉得上海的Prada和Gucci店面数量可能比整个德国都要多”。

哈铁格说,刚来上海时,我在街上看见个外国人就感觉很亲切,想请他去咖啡馆喝杯咖啡。现在如果我还想请在街上碰到的每个外国人喝咖啡,可能就负担不起了。他认为,出国机会的增加,让中国人对于外国人的好奇心已经减少了许多。十几年前,还会有人觉得看到外国人很新鲜,会拉着我合影留念,现在这种情况就很少出现了。

扎根上海

老家更像旅行地女儿说上海话也“来塞”

除去出差和休假时间,哈铁格每年在上海待9个月。对于他来说,老家德国,更像是一个旅行目的地。由于业绩突出,哈铁格先生于2000至2004年期间升任福斯欧洲董事会成员。在离开之前,哈铁格将在上海东台路淘来的一些古家具都带回了德国;2004年,哈铁格又被任命为福斯全球董事会成员,任东亚区副总裁和上海公司的董事长,负责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东亚市场。在回上海时,他又把西式家具带到了上海的家中。现在他上海的家里是西式家具,德国的家里是中式家具。水瓶座的他很享受这种空间上的视觉转换。

“其实在欧洲,住老房子、用古董家具是一种风尚。但在中国,好像现在的年轻人都更喜欢摩登风格的家居装修。我德国家中最古老的一件中国家具来自明代,我更喜欢明代的家具,风格简约,不像清朝的那么花哨”。

他还很喜欢中国书法,尽管看不懂这些字的含义,但哈铁格很欣赏这种古文字之美。“我尝试过练习书法,但那看起来根本不像汉字”

但让他自豪的是,8岁的女儿现在能流利书写汉字,“和我写英文的速度一样快”。2004年,哈铁格被公司总部派回上海时,女儿只有3个月。现在小姑娘在上海读小学,已经能说德语、英语、普通话、上海话。

哈铁格还有一辆边三轮摩托车,工作之余他会骑着摩托车带着女儿去购物、去苏州河边的莫干山艺术区看画展。他说,他家里有80%的中国字画,20%的西洋画。

记者手记

“我热爱这里,上海是我的家”

发色浅棕、五官深邃、眉头微蹙,记者面前的哈铁格的确颇有几分好莱坞老牌影星克拉克·盖博的风范。这位在上海生活了12年之多的国际友人,尽管作为福斯上海的掌门人,他的办公室里并不豪华,仅有的一些装饰是几幅画和一些盆栽。那些画有的来自公司元老(福斯集团前主席福斯先生)的手笔,也有一些是他自己购置来的。

在上海生活了12年,以后还会一直待下去么?他双手一摊,目光坚定,“当然,我热爱这里,上海是我的家。每年我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但目前来看,我没有离开的计划”。

哈铁格也坦言,有些外企的高层管理人员的流动性很大,他们可能来中国工作一两年后就又走掉,缺乏持续性。哈铁格希望福斯德国总部会有进一步深耕上海的计划。他说,在公司里,他的存在对于很多员工就意味着安全感,因为他们知道,他会一直在。

洋眼看上海

问:最熟知的一句上海话?
答:伐搭噶。

问:最喜欢的上海哪条街道?
答:新乐路。

问:最喜欢的上海菜是什么?
答:小笼包。

问:对上海的市政建设有什么意见?
答:不要推倒所有的老房子。还有一点是交通上的,上海的道路规划和建设都很好,但是有些司机的开车习惯不太好。说句玩笑话,如果是在德国,可能有一半这样的人都会拿不到驾照。